杜堂资讯>财经>名医与共和国共成长丨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肿瘤外科教授汤钊猷:

名医与共和国共成长丨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肿瘤外科教授汤钊猷:

2019-11-28 13:38:04 作者:匿名 阅读量:1134

摘要:在上海援疆前指的大力协调下,上汽安吉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积极响应中央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号召,履行国企责任。9月13日晚满载援疆企业上海老大房新185核桃和丝路果香公司红枣的专车顺利抵达上海,这标志着第一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上海的医疗体系中,有大量的专家和名医在祖国的怀抱中成长。他们热爱祖国的医疗事业,关心病人,努力学习医学技能,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做出突出贡献。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上海市卫生委员会和文薇宝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的精神和上海市政府“发扬爱国斗争精神,为新时代作出贡献”的运动,联合发起了一场名为“名医随共和国成长”的大型征文运动。这项活动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广泛支持,并得到了许多捐助。这家报纸发表了优秀的作品。希望这些共和国著名医生的成长经历和爱国斗争故事将成为年轻医生学习和激励广大医务人员在新时代做出贡献的典范。

唐兆友,1930年12月出生,中国共产党党员,广东新会人。他于1954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之一,肿瘤学教授,现任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补贴的专家。

小肝癌研究的创始人对肝癌的早期发现、诊断和治疗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

一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病人。

我在1968年接管了第一个肝癌患者,当时我38岁。

一天,上海锅炉厂的一名工人来到诊所,据说他是一名劳动模范。检查发现他已经处于肝癌晚期。肿瘤非常大。整个右侧被癌灶占据,左侧出现几个癌灶。当时,工人宣传队在医院组织了一个小团队进行救援,我也被选中了。

见到病人后,每个人都尽力去救他。事实上,病人似乎被发现做手术太迟了。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总是想拯救病人,尽可能做些事情,所以我们决定手术。

我参加了手术。从早到晚,手术持续了十多个小时。因为肿瘤太大,仅输血就要花费5到6,000毫升。手术切除了病人的右侧肝脏,但左侧仍有一个肿瘤,如何做?因此,我们暂时在同位素室制造了一个“小原子弹”——放射性磷-32嵌入玻璃管中,它可以通过辐射杀死肿瘤,然后将小玻璃管嵌入癌结节中。应该说,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努力。

这个病人一直在努力工作,但是他有肝硬化。剧烈的劳动使肝脏看起来像菠萝。手术后,病人出现黄疸和腹水。为了妥善护理,当时医院组织了另一个术后抢救护理小组,我是组长。在三楼二楼的手术室里,开了一间特殊的手术室来照顾病人,这种照顾持续了三个月。

最后,病人去世了。因为癌症太严重,这种情况现在可能根本不能手术,也不能使用特殊治疗。然而,毕竟能够将病人的生命延长三个月已经很好了,所以病人的家人和单位都非常感谢我们。然而,我们的心情非常复杂。我们忙了半天,尽了一切努力。结果,病人离开了。

然而,这个病人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从1957年到1967年,我一直从事血管外科手术,并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1965年,我与华山医院的杨东岳教授合作,在世界上第一次创造了一种带游离脚趾的拇指重建术,用于治疗因工伤而失去拇指的工人——拇指缺失导致手功能丧失一半以上。我们已经连续治疗了五名病人,他们都很成功。

在这名肝癌患者获救后不久,周恩来总理发出了一个呼吁:癌症不是地方病,而是一种常见病,中医药必须战胜它!

因此,医院决定成立一个肿瘤小组,并让我担任组长。经过长期的思想斗争,我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对我来说,从事癌症就是换职业,放弃血管外科多年的积累,重新开始。然而,当时人们的想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服从国家的需要——既然国家有这个需要,就去做吧!

因此,从1968年开始,我改变了职业,成为了一名肿瘤学家,从那以后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

给我最大快乐的病人。

我想谈的第二个病人是潘。我们用甲胎蛋白作为肝癌的标志。通过验血,她被发现患有肝癌。

当时,她没有感觉到,但我们认为她患有小肝癌,所以我们建议她做手术。1975年,手术的风险仍然很高,许多病人不敢手术。如果你说我做了血液测试,指数呈阳性,那么你就说是肝癌。许多病人不太被接受。然而,病人被我们说服接受了手术。手术证明发现了癌症,我们把它切除了。十年后,她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现在女儿在工作。四十年后,病人仍然很好。

作为一名肿瘤学家,最大的乐趣是你通过努力工作治愈了病人,现在生活得很好,这是其他人没有的特殊享受。

这个病人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病人之一。过去,肝癌被认为是不可治愈的,病人在发现后只能活2到5个月。然而,通过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她现在已经活了40年,从未复发肝癌。

根据1971年一位美国学者的统计,世界上只有45名肝癌患者在65年中活了5年以上,而我,这个患者,现在已经活了40多年了!迄今为止,我们的肝癌研究所已经为近3000名肝癌患者存活了五年。

虽然我一生都很累,为此付出了很多,但我也得到很大的享受,也就是说,病人住在那里,工作很好,生活很好,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安慰。

这个病人给我的启示是,医生不能停留在现有的医疗诊断和治疗知识水平之上,他们必须不断创新,以提高疗效。

经过我和我的团队十多年的努力,肝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问题得到了解决,患者已经活了四十多年。

“小肝癌”的整个研究过程可以说是“五关六将”。

首先,你必须质疑肝癌是否是一种迅速恶化的疾病。如果你不质疑这一点,并认为“肝癌患者三个月后死亡”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就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科学的进步意味着不断质疑过去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东西。结果,我们找到了另一种筛选和调查病人的方法,当我们发现他们时,对他们进行手术。

另一个是质疑现有的诊断标准。过去,人们认为肝癌的诊断应该基于四个主要症状。此外,同位素扫描显示了占位性病变。然而,小肝癌没有症状,也没有占位性病变,这不支持最初的诊断标准。如果我们不质疑现有的诊断标准,我们就不能发展“小肝癌”的诊断和治疗。

我们还质疑手术是否“必须切除一半肝脏”过去,人们认为手术中必须切除一半肝脏。然而,如果患者患有肝硬化,切除一半肝脏相当于切除大部分肝脏,那么患者可能会冒很大的风险。

因此,我们将采用局部切除术代替肝切除术。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肝癌复发的手术。过去,人们认为如果肝癌复发,就不应该进行手术。但是我们认为,如果早期发现,复发的肝癌患者没有症状可以手术吗?经过几年的实践和随访,我们已经证明再次手术对复发和无症状的小肝癌非常有效。

正是通过这样一系列的质疑,我们完成了小肝癌的研究,为我们在某一方面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奠定了基础。

让我注意辩证思维的病人

第三个病人姓张,是上海的一名大学教师。1991年,当病人发现我们时,他很瘦,但他的肿瘤和平湖西瓜一样大。

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肿瘤已经大到无法打开。当时,我们想,小肝癌有办法,那么大肝癌肯定没有办法?

我们已经开始了一个新的问题:大肝癌有可能变小吗?如果大的可以做得更小,那么“不能打开”就变成了“可以打开”!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让肿瘤变小?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在做了许多动物实验后找到了一种方法。我们称之为“1 1>2”。怎么做?即使一些疗法单独使用,它们也不能减少肿瘤,但是如果它们联合使用,它们可以减少肿瘤。

经过动物实验,我们觉得肝动脉结扎、肝动脉插管和化疗灌注等旧方法似乎效果不理想,所以我们想寻找一些新的方法。这是我们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研究的肝癌靶向治疗,现在称为靶向治疗。然而,这与目前的分子靶向治疗不同。当时,它是抗体靶向治疗,已经进行了大约十年。我们与中国科学院上海细胞研究所合作研究“肝癌的导向治疗”——使用一种能更多进入肿瘤的抗体,然后取一枚“原子弹”放射性碘-131,从肝动脉导管将其注入肝脏。

经过8个月的治疗,病人原来的大西瓜肿瘤缩小到了苹果大小,所以我们通过手术切除了它。

当然,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例如,肿瘤缩小后切除有效吗?结果发现,大肝癌切除的5年生存率不到10%,那么切除后的效果是一样的还是更好?结果,我们发现切除后的效果与小肝癌切除的效果相似。手术后每年对病人进行随访。我不认为他一直活着。他每年都给我寄一张新年贺卡。癌症已经20多年没有复发了。

这个病人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当医生也应该重视辩证思维。大与小似乎是一对矛盾,但它们实际上是相互依存的。没有大,谁也分不清什么是小。只有大的人才能看到小的。更重要的是大小可以相互转化。我们通常只看到小肝癌随着它的生长而变大,但我们不认为大肝癌也能变小。问题是你用什么方法使大肝癌变小。通过我们的研究,我们真的做到了。

因此,医生不仅要忙于日常操作、医生出诊、门诊和病房出诊,还要重视软实力建设。辩证思维是软实力的一部分。我们应该敢于采取某些措施,促进一些重大矛盾的转化,使不治之症得到治疗,不治之症得到治疗。

让我想想中国特色的医疗病人

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可以延续到今天的文明之一。我们有可能形成一些有中国特色的医疗服务吗?第四个病人让我思考这个问题。

前年国庆节,一个病人打电话给我。这是一个来自广东的病人。他来上海看我,因为他听了我的建议,坚持要一直游泳。肝癌每年复发一次,八年没有复发。

原来这个病人是在2001年发现肝癌的。手术后,病理检查发现他的癌旁血管和门静脉中有肿瘤血栓。因此,手术后,他接受了化疗。但是化疗后,肝癌在一年多后复发。他接受另一次手术后不久,肝癌又复发了。这次,射频刀被用来消除肿瘤。但是后来,他的肝癌几乎每年复发一次,总共5次。

原则上,这种病人再复发两三次绝对是无望的。他在2005年来看我。我认为旧方法没有用,所以我建议他服用干扰素(干扰素是一种可以治疗乙型肝炎病毒的药物,我们发现干扰素对预防肝癌的转移和复发是有用的)。因为他是一个中年男性病人,我问他是否会游泳,他说会,我建议他每天适度游泳,不要过度劳累。结果,八年后,病人满面春风,昂首阔步。当我看他的检查时,甲胎蛋白也是阴性的,超声波没有发现癌症复发。

我在想,也许这和他的游泳和干扰素有关。所以从那以后,我慢慢地想,要攻克癌症,也许我们不仅需要国外现有的诊断和治疗技术,还需要研究一些新的方法,包括早期诊断和治疗。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研究引导疗法的人。我们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如何形成一些有中国特色的医疗方法?

游泳有用吗?有科学依据吗?后来,我的一个博士生做了一个游泳动物实验,将肝癌植入小鼠肝脏,然后对其进行手术。人们发现游泳的老鼠能活大约70天,不游泳的老鼠能活60天,游得太远的老鼠能活50天——这证明适度游泳仍然有用。

适度游泳有什么用?后来,他发现这与大脑中的神经递质多巴胺有关。适度游泳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而过度游泳可以减少多巴胺的分泌。多巴胺本身可以直接抑制肿瘤,还可以促进免疫功能的改善,所以游泳似乎调动了身体自身的抗癌能力。

目前,我这里大约有十个病人,他们都在使用这种方法,他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好。因此,我认为这也可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医疗前景:不是用很多药物治疗,而是通过几个方面的结合,不仅可以消除肿瘤,还可以转化残留的癌症,调动患者的积极因素。

我在《同时淘汰和改革》一书中说过,我不会游泳,可以买蔬菜。现在美国也已经证明,适当的运动可以延长许多肿瘤患者的存活时间。

这位病人启发我思考开发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医疗方法,这种方法适合我们13亿人,并能使许多人受益。

作者:齐露露,冯颖,金卢晓,编辑:李陈艳,责任编辑:徐齐敏

特区彩票网 天津十一选五 福建十一选五